【盾冬盾无差】 《绵绵》 1

作者说:这是我去年十月开始写的第一篇stucky文,接队二结尾,现在看来和内战时间线不符合…是我之前想象里,他们如何找回彼此的故事。不管在哪个平行宇宙,相爱着就好,在一起就好。


神盾局在国会控制下被调查,有什么意义呢,不想被查到的永远查不出来。

国会内部是不是也和神盾局一样,被九头蛇或者其他组织渗透腐朽,Steve也不知道。

Steve只知道自己是个士兵,是个战士,只想做正确的的事,过于刚正的个性让自己天生不适合计算人心。

但善于勾心斗角的特工也很棒,比如Nat,让他拿到了Bucky作为冬日战士的报告。

Steve和神盾局原来的伙伴们刚失业时,主要在做的事情就是铲除九头蛇的各方势力。

这是国会的要求,但大家也心照不宣着队长的私心。

他在寻找冬日战士,九头蛇的杀手,残忍冷酷的人形兵器,为国捐躯的巴恩斯中士,博物馆里介绍说队长童年和青年时期的挚友,Steve叫他 Bucky。

两个月来,Nat调查和伪装,Steve和Sam作战,九个九头蛇基地被摧毁。

国会得到了很多名字和资料,也有一些关于冬兵的,但没有他现在的消息,一丝头绪也没有。

Steve读过每一条关于冬兵的记录,如何找到他,截肢,注射血清,改造,训练,执行任务,洗脑,执行任务,洗脑,执行任务,洗脑……

都只读了一遍,四倍的记忆力让他过目不忘,牢记于心,而Steve心里清楚,自己没有第二遍翻开的勇气。

看不出悲伤的样子,队友们没有看到难过的表情和低落的情绪,只是队长比以前更沉默了。

任务结束后不会欢呼庆祝,队友们聚餐时也总是抱歉一笑然后走远。

Sam和Nat也忍不住想像,以为孤身一人在新世界的自己,突然发现了七十年前的好友还活着,面对站在对立面的好友,会是怎样的心情。

Sam想不出来,Nat想起了Clint,上次他被洛基控制心神,被自己揍了一顿就好了。

于是这天晚上,Nat坐到孤零零喝酒的队长旁边,问道:“你会和他动手吗?冬兵。”

“不,我不会。”美国队长的蓝眼睛望向红发美人,不严肃也不压迫的眼神,但也看不出情绪,只是稳稳的看向她,“如果Bucky要伤害人们,或者做不好的事情,我会阻止他,但我不会和他打。”

“嗯。”Nat挑挑眉,轻轻甩了甩美丽的红发,“我的意思是,男人间的友情简单又痛快,有什么矛盾,打一顿就能和好。你别太担心。”

“Nat,你真好。”Steve紧簇的眉头缓和了一点,蓝眼睛也有了温润的光泽。

红发美人却微微翻了个白眼,“只有你这个傻瓜会用很好来评价我。”

“是真的,我还以为你是来告诉我要防备Bucky,我不是说你不该对他有,嗯,不好的印象。”该死,美国队长又换上了招牌的真诚眼神,“只是你是来安慰我的,这真是太好了。你真善良。”

Nat控制不了的又飞去一计白眼,“我是那种在背后说人坏话的,向老师告状的狗腿么。虽然冬兵的确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坏印象,”说着指了指自己小腹,“但他很厉害,是很棒的对手,会令人冒冷汗的敌人,这可是衷心的夸奖。”

对挚友的夸奖让蓝眼睛又暗了下去,“对不起,Nat,你的伤,Bucky打伤了你,这都怪我…”

“嘿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Nat快速打断。

“这也不是他的错。”Steve好像要平复什么似的,闭了下眼睛又睁开。

“我知道,”Nat谅解的拍了拍Steve强壮的手臂,“我也看过冬兵的资料。”

沉默了一会。

Steve在想这确实不能怪Bucky,Bucky没有错,Bucky是被迫的,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他也是受害者,但那些因为Bucky受到伤害的人呢,他们会原谅吗?想到这些,蓝眼睛越来越黯淡了。

Nat感受到气氛的沉重,准备起身,蓝眼睛又望向她提问,“叉骨有消息了吗?”

“没有,上次事件后,我们的人找不到他,他也可能是那边的人。你想他了吗?想不到你现在还会关心your Bucky以外的人。”Nat戏谑的回望。

Steve点点头,“叉骨可能认识Bucky。”在Nat微微惊讶的目光中继续说,“我在美队博物馆和Bucky父母的墓前遇到过他,还看到过他在Bucky外甥女家附近徘徊。以前他老是问我Bucky过去的事,他说很崇拜咆哮突击队,还说巴恩斯中士是他敬仰的英雄。我那时很高兴,有人喜欢Bucky,常常和他谈论。”

Nat细细弯弯的好看眉毛向中间拧紧,“没想到九头蛇的触角渗透的这么长这么深,我们和九头蛇可真紧密。难怪之前常看见你和叉骨聊得来,不过,九头蛇为什么要去祭拜冬兵父母,还看望他的家人。真是关心员工的好组织。”

“叉骨没有正式看望Bucky的家人,他只是在附近走走停停,然后就走了。”Steve解释说。

“你跟踪叉骨?”

“当然不是!那是去年圣诞,我也只是想在Bucky家人门外站一会。看看他们家的圣诞树,听听他们家的欢声笑语。只是站一小会,于是看见了叉骨,他没发现我。”Steve像是不好意思似的,声音越说越小。

Nat低头沉吟了好一会,才缓缓的说:“其他人我不知道,Tony圣诞节肯定会办party,你可以去参加。”

Steve很突然的露出温暖的笑容,“不用了,顺利的话,今年圣诞就可以和Bucky一起过了。现在才三月,圣诞前肯定可以找回Bucky的对吧。”

Nat瞟了一眼身旁微笑的男人,没有接话。

“你想说什么就说吧,没关系的,我们是朋友。”美国队长的温柔微笑总是让人信任。

“你有想过找到冬兵之后的情况吗?找到之后,该怎么做,会发生什么?”终于问出了两个月来萦绕心头的疑惑,他们愿意陪队长找他的童年好友,但冬兵不是普通人,鬼魅般的危险杀手不会轻易受控,还为九头蛇卖过命,找到了该怎么办,会怎样,谁都不知道。

“我想过很多次,还是想不出会怎样。就像我以前想不到我会注射血清,会成为国家信仰,会失去Bucky,会冰冻七十年,会和Bucky重逢。未来总是意想不到的。但是,如果Bucky需要我,我会帮助他,Bucky愿意的话,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。我会尊重他的选择和决定。当然,我不会让他伤害任何人,也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他。”Steve语气惯有的温和而坚定,带着一定能做到的那种希望。

Nat还没想好怎么回,又听到Steve有点心虚却故作轻松的话,“如果Bucky不想要和我一起,也没关系。只要他能过得好就好。我要保证他好好的,我要亲眼看到。”

Nat彻底无言了,面对危险而强大的冬兵,队长担心害怕的居然只是他的挚友不要他了,不和他双宿双飞。真不知道谁的重点搞错了。“你对你亲爱的朋友可真好。”Nat翻着白眼感叹。

“我也会为了你们挡子弹,你,Sam,其他人,都是我重视的朋友。”Steve强调了一遍他“一视同仁”的友谊。

“你会为了每一个人民挡子弹的,但你不会陪我们任何一个,till the end of the line,除了your Bucky。”Nat挑着眼,含着抓住把柄的笑,直盯着平常光明坦然的蓝眼睛。

果然,真挚的友情誓词是大杀器,Steve面红耳赤却说不出一句像样的回应。

“晚安,祝你和your Bucky梦中相会。”Nat带着胜利的愉悦,走出Steve的房间。

“晚安。谢谢你,Nat。还有你,Sam,我知道你在墙外听了半个小时了。”Steve对着潇洒的红发背影致谢。

门外窜出尴尬着挠头的Sam,快速的说了一句“晚安”,立刻离开现场。

“谢谢。”金发蓝眼的男人温柔的笑着,轻声再说了一遍。

Steve一个人躺在床上,临时安全点的床既窄又薄,翻身都不太容易。

但这并不算辛苦,以前和Bucky在二战战场上,条件可要艰苦得多。好的时候还有帐篷遮风避雨,差的时候就只能裹着薄薄的睡袋和军被,靠在树根下瑟瑟发抖。

每当这时Bucky就会抿着鲜艳的嘴,绿眼睛瞪的水汪汪,自己都没发现的鼓起腮帮子,Steve总忍不在偷看,他可不敢告诉Bucky自己觉得对方生气的样子可爱极了。

当时环境多恶劣啊,但回忆里饥寒和抱怨都不见了,只记得Bucky的眼睛和星空一样明亮又美丽。

Steve很感激Nat的安慰,虽然自己不会采用和Bucky打一架来重归于好的建议。

其实他们打过了,两次。上次在神盾局,阻止洞见计划时,Bucky好像也确实有所触动,而且Bucky还把自己从海里捞了起来。

Bucky实在是善良而伟大,即使不记得自己,自己变成了他的任务,却还是凭着友谊的直觉和本能,救了自己一命。Bucky真是太好了。

他想到他和Bucky从未打过架,七十年前。

虽然男孩子们再要好,也总有拳脚相对的时候。但因为Steve当时实在太瘦弱了,常年体弱多病的模样,大概让Bucky觉得胜之不武,所以Bucky的拳头永远只打向欺负Steve的混蛋。

Steve常常在街头巷尾被找碴,Bucky总能及时出现,结局有时两个人联手打跑对方,有时两个人都被揍的挂了彩。

反正Bucky和Steve从不打架,当然也不像女孩子的友情那样黏乎乎,偶尔也会闹别扭,两个小少年各自鼓着气,谁也不和谁说话,好像比赛一样。

最长的一次两个人整整一周没有和对方说过话,结果和好的那天晚上,两个人躲在一张被子里,聊了一晚上,从学校难吃的午餐到前排女生的马尾,就像要把一个星期的空缺都补回来一样,直到天蒙蒙亮才迷迷糊糊睡着。

只是每一次,每一次都是Bucky来找自己和好的。

Bucky会在校门口或者家门口等Steve,露出丝毫没有阴霾的笑容,明朗的绿眼睛,上翘的嘴角。比阳光还好看耀眼的,Bucky的快乐的笑容。

Steve看到这样的笑容就知道,他们又和好如初了。少年时代,Bucky的笑容几乎填满自己的整个世界。那个时候可真好啊。

Steve现在完全记不得当初闹别扭的原因了,一个原因都不记得,或许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事。但Steve很懊恼,自己当时为什么总坚持着自以为是的傻乎乎的固执呢,以至于每次都是Bucky先服软。

要是能重来,自己一定先低头,不,自己决不会和Bucky再产生争执了。以为自己永远失去Bucky之后,Steve有过很多类似细微末节的后悔,但值得高兴的是,现在他有了重新弥补的机会。

这实在是太幸运了,如果假装看不到重逢前Bucky身受的苦难折磨的话。

而Bucky,Bucky从未说过那些冒傻气的坚持和固执是错的,被其他人轻视和嘲笑的固执,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实现的坚持,Bucky却一遍一遍告诉自己,“觉得对的就去坚持,Steve明白什么是对的,Steve清楚什么是值得坚持的”。

Bucky甚至说过,“Steve认为该追寻的就一定是最珍贵的,你都不知道吧,你说起你的理想的时候,眼睛里都在发光呢,不,Steve这个人都是闪闪发光的。”这样的傻话。

Steve这才意识到,自己永远坚定不疑的信念和决心,是因为Bucky的支持才茁壮成长起来的。瘦弱身躯的Steve发表鸿篇伟论时,Bucky一直都给予真诚热切的目光与鼓舞。

在自己成为美国队长之前,Bucky就像是第一代盾牌一样,给自己保护,力量和安全感。

Steve这样想着,又为自己的想法而羞愧。

怎么可以将盾牌和Bucky相提并论呢,什么都比不上Bucky,Bucky是最好的,最珍贵的。

想着想着,些微的困意袭来。

希望梦里能看到Bucky,像Nat说得那样。

希望明天醒来,就能找到Bucky。

Steve一遍遍想着Bucky,睡着了。


评论
热度 ( 39 )
  1. KULO_SIG林尹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林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