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盾冬盾无差】 《绵绵》 4

从神盾局离职后,Bucky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的生活,Nat说神盾局方面也没有Bucky的行踪。

Steve心知,只能等Bucky来找自己了,如果Bucky愿意的话。

这两个月平静的过份,没有什么拯救世界的任务需要自己出动。

虽然向政府表明了,自己愿意帮助政府解决利国利民的任务,但政府可能还不够信任自己。

回想自己的一生,即使外表才三十岁,也觉得沧桑下一阵荒凉。

为国家奉献了一切,当然自己是无怨无悔的,但到头来自己剩下什么呢,没人关心他。人们的目光关注的是,美国队长这个象征。没人在乎Steve Rogers。

脑子里突然闪过对Nat说过的话,“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,我还有Bucky。”

两个月来Steve每天的生活除了锻炼就是搬家和计划行程。

政府一次性发放了大笔的抚恤金、工资和各种补贴,一段时间都不用工作了。

正好就回布鲁克林租了一套两居室的小房子,两间卧室布置的差不多,简洁干净,客厅换上新买的宽松双人沙发。

然后计划各种各样的周游世界的安排,重点标注大峡谷。现在是和平年代,他想他和Bucky终于有机会一起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了。

Sam闲暇时也总来陪自己,在自己做计划时帮忙讨论。

“Sam,你不用总是过来,我们每天晨跑时都会碰到。”

“你这是不欢迎我吗?”

“你不用特地来陪我,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。”

“非得逼我承认,我一个人无聊到无事可做,只好来找个更无聊的人作伴吗?”

Steve只好笑一笑。

“话说,你不担心你的Bucky吗?他上次从你家门口逃走,可是负伤了。”

“这点枪伤对Bucky来说不算什么,没什么值得担心。我只是很心疼,又自责,居然又让Bucky在我眼前受伤了。”

Steve想到那晚Bucky右肩绽放的血花,陷入了对自己无能的恼怒。甚至不敢再暗自发誓,许下“绝不再让Bucky受伤”这种诺言。每一次命运的残酷,都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嘲笑。

“冬日战士确实很棒,很强大。那,Barnes中士是个怎样的人呢?”Sam看出队长的无奈与伤感,及时转移话题。

“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。你为什么关心他?”Steve想起Sam这段时间,常常查阅有关Bucky的资料。

“我看了很多关于他的介绍,除开一个冷冰冰的人形兵器,他总该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吧。而且他对你来说这么重要,应该也有值得人敬重的品格。再说你一直觉得,他会想起一切回到你身边,也许有朝一日我们也会并肩作战,多了解一些总没有坏处嘛。”Sam答的很坦诚。

“Sam,真感谢你,你能这么想我太高兴了。在别人眼中,Barnes中士是为国捐躯的卫国英雄,冬日战士是冷血杀手,但他们只有一个刻板的概念,根本不了解Bucky是一个多么温暖和伟大的人。”

“啊,是吗?要是说起Barnes中士会让你难过,我们也可以说点别的。”

“当然要说Bucky,我愿意和你说关于Bucky的一切,哦,不,是大部分。Bucky当然也会有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缺点,但那只有我能知道。我们来说说Bucky的闪光点吧,实在太多了,该从哪说起呢。

Bucky真诚,正直,善良,温柔,乐观,幽默,身上总有那种没人拒绝的了的魅力。所以很多女孩都会被他吸引,但Bucky一点也不轻浮,从不用虚伪或者刻薄的言语,去讨好或伤害女孩,Bucky对女孩们绅士而温柔,即使拒绝的时候也很有礼。

因为Bucky有一颗敏感而柔软的心,他总是愿意照顾他人的情绪。我那时体弱多病,常被排挤欺凌,Bucky不仅总挡在我身前保护我,还会贴心的说他要是没来,我也能赢。Bucky的友谊不是那种带着高高在上的得意的施舍心态,反而格外顾及我脆弱又可笑的自尊心。

而且上次Bucky来我家之前,肯定知道会有埋伏,毕竟之前已经遇过一次了。但Bucky为了不让我担心,还是冒险现身,实在太让我感动了。Bucky为我做了那么多,我却什么都没能为他做。

…………”

Sam整整一个下午都在听,队长关于Barnes中士美好品质的演讲,直到晚上才被允许回家。

虽然队长口中那个全世界最好的人,和印象中冬兵的冷酷杀手形象不太能融合。但队长说的不会有错,Barnes中士应该是个不错的人。

不过队长说自己才介绍了Barnes中士的十分之一,还邀请自己下次再来聊,肯定不会有下次了,Sam在心里回。

自从在队长家门口让冬兵逃脱后,Fury好一段时间没有任何线索。

出乎意料的是,冬兵主动出现了,找到他,或者说 召唤了他。

接到上级命令,Fury将神盾局提升至一级警备,然后去到最高级别会议室。

推开门,会议桌对面坐着神盾局的两位最高负责人,国安局局长,总统秘书,和两个面熟的议员。

而眼前还有两个熟悉的背影,不会认错,是冬日战士和他的前特战队队长 交叉骨。

Fury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,门又被推开,进来的是钢铁侠 黑寡妇 鹰眼和刚闹翻的美国队长 队长的跟班猎鹰。

“人到齐了,开始吧。”神盾局负责人Andrew开口,示意Fury站到他们身边。

“等等,我口渴。两杯咖啡,谢谢。”叉骨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成熟磁性,含着得体的微笑向他的前上司点点头。

Andrew用眼神示意Fury去倒咖啡,Fury的独眼瞪的老大,一言不发的出门照做了。

房间里又陷入沉默,凝重严肃的对峙感太明显,连一贯嘴里不停的Tony都没说话,其他的超级英雄也用眼神询问彼此,现在是什么情况。

会议桌是长方形的,政府的人坐了一边,冬兵和叉骨坐在对面,英雄们交换眼神,选择站得靠近桌子中间。

Steve径直走到Bucky身边站定,一直面无表情的Bucky朝自己稍稍点头致意。

Bucky今天穿了一套深蓝色的西服,长发柔顺的梳往耳后,强壮的身体在正装中显得沉稳,散发着冷漠肃杀的气场。叉骨的西装是黑色的。

Steve眉头紧拧的盯住Bucky,对面可是一群老狐狸,Bucky能应付的来吗。

Fury再次进来,将咖啡端到Bucky和叉骨身前的深粽木桌上。

叉骨微笑着道谢,轻啜了一口,从西服的内侧口袋拿出一份文件,推至Andrew面前。

对面的人安静的传阅,迅速围成圈小声讨论。

Bucky没有动过面前的咖啡,Bucky喜欢的是牛奶,叉骨果然不如自己了解Bucky,Steve心中暗想。

叉骨的手伸进口袋,Fury和战士们立刻做出迎战准备,对面讨论的人亦感受到气氛凝结,身形一凛,室内鸦雀无声。

直到众人看清叉骨从口袋中掏出两盒淡奶,气氛放松,被打断的讨论声恢复。Tony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Fury更是气愤的发出一声冷哼。

叉骨在一片惊讶眼神中淡定的撕开淡奶,倒入Bucky的那杯咖啡,拿起勺子搅拌融合。然后将勺子含入口中,品尝后对蓝色西服的男人露出很温柔的笑容,“可以喝。”

Bucky在更惊讶的目光中,更淡定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又缓缓喝了半杯。

咖啡香甜浓郁的气味伴着热气,钻进Steve挺直的鼻子,金发男人英俊的脸更难看了。

这咖啡的香气叫人反胃、恶心,身体里升腾起一股无名火。

不知道是生气还是烦躁,陪着Bucky坐在他身边的人,居然不是我。

对面的人停止讨论,转过身望着冬兵和叉骨。

“你们想要什么?”Andrew问。

“你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,我们可不认为自己能赢得了你们,任何一种形式的博弈我们都赢不了。所以我们只是不想和你们打交道。

“我们来不为合作 投诚 结盟。我们不是政府的朋友,更不想成为敌人。我们希望政府不对我们采取任何行动。不抓捕,不审判,不控制,不利用。当然,如果一定要暗中监视我们,也请静默小心些,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。”

叉骨微笑着恭维,神色毫无慌张闪躲。

“你们可制造了不少麻烦。”Andrew脸上笑容不褪,就像公式一样标准。

“我们两个只是最底层的枪,比起持枪者,枪算不了什么。

就算真把我们抓起来拷问,得到的也不会比我们今天愿意给出的价码多。”

叉骨冷静的回应。

“说到筹码,你们带来的资料还行,但也不过如此。”Andrew依旧得体的笑。

“这只是我们手上的信息中,最无价值的一份。

政治、经济、军事,我们有三十份九头蛇的绝密档案,对于政府来说,每一份都比我们两人的命更值钱。

这些档案都是纸质的,且只有我们两个有。”

Steve发觉,叉骨对答如流时,Bucky只是漠然的望着对面的人,也平静的接受对方目光的考量,没有不安的气息流露。

“你想把这些资料卖给政府,就像你这些年假装在神盾局工作,然后把信息卖给九头蛇一样?”Andrew连质询都彬彬有礼。

“不是卖,先生们。

我们不想得到什么利益,只是想给出最大的诚意,请求政府放过我们。

我们所求的只是保全自己。九头蛇的档案比我们重要的多。

而且,你们也可以看作我是神盾局安插在九头蛇的卧底,现在是我交考卷的时候。”

叉骨语速平稳,听不出情绪。

“那你可以继续为政府在九头蛇潜伏,以体现你对国家的忠诚。”国安局局长开口了。

“不好意思,先生。我在神盾局干了二十年,实在太累了。现在我想退休了。”

叉骨答完甚至露出一个礼貌的笑。

“那Barnes先生呢?您是二战时期为国争过光的中士。现在我们可以提供,更好的政府部门的职能,让您继续为国尽忠。”

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议员,笑容亲切的向Bucky提问。带着向高中生提供哈佛offer一样的慷慨。

听到这个并不友好的橄榄枝,Steve有点紧张,将手搭到Bucky肩头,示意Bucky有他在。

然而肩膀上的重量没有让Bucky颤抖或晃动,Bucky只是和叉骨交换了眼神,缓缓的说:“谢谢,我已经退役了。”

说完挺挺脊背,向后靠在椅背上,状似无意的将自己金属左手无声的搁在桌前。

“你们只代表你们两个人,还是有一个团队?”Andrew继续望向叉骨提问。

“就我们两个人。”叉骨答。

“九头蛇的行动和计划你们了解多少?”

“我们是拳头,不是脑子。干的都是些脏活。领取任务,执行任务。那份带来的文件我们根本看不懂,其他的档案也是。”

“但你们强大而危险,不受控制更可怕。我们得对人民负责。”

“我们保证不给政府找麻烦,也不会做不利于人民的事。”

“你们的行为相当于背叛了九头蛇,我们可以为你们提供保护,就像证人保护计划那样。”

“谢谢您的好意,我们坚持和政府建立不合作不对立的关系。”

“九头蛇不会轻易放过你们,Barnes中士应该也需要报仇。既然目标一致,和政府联合,力量会更大。”

“谢谢,这是我们的私人恩怨。我们会自己解决。”

“剩下的档案在哪?我们可以派人去取。”

“就在这座大楼里,只要咱们谈妥了。你们马上就可以看到。”

“好吧,那就这样。神盾局可以不为以前的事抓你们。”

“我们只想求得互不招惹的和平,你们也基本能代表政府。”

“今天的谈话请了超级英雄们来旁听,也是为了能确保协商的结果能够顺利实现。

希望强大公正的超级英雄们能做保证人,维持这份和平不生变故。

当然,这全凭自愿。”

叉骨边说边掏出一份协议,推向对面的人。

“Rumlow先生真是个细致人。”Andrew笑着称赞,“超级英雄们怎么看?”

“我同意。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多好啊。”Tony率先开了口。

Steve看到Tony比自己快的表态,居然还是毫不犹豫的赞成,没来得及惊讶,就听到好听的女声,“我也同意,没有什么比和平好。”Nat也答应了。

“我同意。”Steve只能抢着第三个同意。

果然只有前三名才有人抢,Sam和Clint有点犹豫,但看了Steve和Nat坚决的脸,也答应了。

“啊,都同意了。干的不错啊,Rumlow,各个击破。”Andrew挑挑眉,将协议书拿到眼前仔细研读,和周围的人讨论,和叉骨讨价还价,又修改了一些条款,然后抽出胸口的钢笔签上名,又推到旁边,直到对面六个人的名字都签好。

协议被推回叉骨面前,叉骨极其认真的缓慢的审视一遍,郑重的签好名字,对Bucky点点头。

Bucky甚至没有看一眼协议书,只是很快的眨了几下眼,调整了呼吸,从叉骨手中接过钢笔,用干净温热的右手签上Steve熟稔于心的名字,James Buchanan Barnes。

“现在,请房间里剩下的人都签名吧。”Andrew已经收敛了假装友好的笑容,但语气仍然礼貌。

协议在人们手中传阅,大家都只粗略的过目就签名了,最后传到Steve手中,Steve看到Bucky的名字,就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名字写在他旁边。

Steve想起过去念书时,他们的名字也常常写在一起,课本上,作业上,课桌上,墙面上。怎么一个不注意,就已经隔了这么这么多年了呢。

Steve签好名字将协议书放回桌上,叉骨将协议放进一个文件袋,收回西服内侧。

“好了,协议达成。筹码呢?”Andrew的声音没了谈判时的耐性。

叉骨撕下一瓣桌上绿植的树叶,迅速写了一行字,递给了Andrew。

“好的,先生们。请再坐一会,等我们拿到档案,Fury会亲自送你们离开。”Andrew话音未落,六人已起身离开。

Nat跟着他们,“我保护你们的安全,确保你们拿到了正确的筹码。”没说的是,确保你们拿到了之后不反悔。Clint也追上了他们。

那六个人走后,屋内的气氛凛然一松,但Fury坐在了刚才Andrew的位置,目光严峻的盯着叉骨和Bucky,努力维持着刚才的威严。

Tony终于松了一口气的耸耸肩,“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,能把聊天的气氛搞得那么严肃,和他们打交道真累人,是吧?”

叉骨则还以一个点头微笑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Sam发出了疑问。

“就是你看到的这样,他们要和政府和解,需要强大又有责任感的中间人。选中了你,证明你有力量。”Tony肯定的拍拍Sam的肩。

“我确实不错。”Sam想到自己和复仇者们一个阵营就感觉超棒。

“是的,小猎鹰。如果能让我研究研究你的翅膀就更棒了,我还可以帮你改良。”Tony笑着表明用意。

Fury的对讲机响起时,Nat和Clint推门而入,红发美人甩甩头发,靠在桌上对Bucky笑,“搞定了。”用的俄语。

Steve听得懂,Bucky出现后他就去自学了俄语和德语。

但Steve没想到Bucky会回应Nat,“谢谢。”也用的俄语。

Fury接收了撤除警戒的指令,仍用愤怒的眼神直盯Bucky和叉骨。

“刚才发生的一切你也在场,就是你看到的这样。还有,谢谢你的咖啡。”叉骨靠着椅背,十指交叉微笑着对Fury说。

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太迅速,Steve没能理解和消化。但真诚的金发男子想,现在屋里都是自己人了。不能让他们吵起来,还得自己打圆场。

Steve薄唇微张,才发现这是进门来开口说的第一句话。

“Bucky你的咖啡凉了,你想喝什么,我去给你倒。”

在众人的诧异和沉默中,Steve才发觉自己的发言可能有些不合时宜。

于是清清嗓子继续说,

“现在这样真是再好不过了。能和政府和解,互相达成协议,不合作不对立,实在是太好的主意了,不是吗?

虽然我之前不知道这个主意,当然我想不出这么好的方法,但是和政府的关系就这样简单的解决了。不用担心政府来找麻烦了。

还是非常值得高兴的。”Steve只能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但Fury还是一脸不高兴,Steve又像家长一样劝到,

“不过让Fury倒咖啡这样的恶作剧是很不应该的。特别是之前,Fury还被Bucky打到重伤。”

话出口Steve才发觉说错了,明明是要指责叉骨,怎么听起来像是怪Bucky。

蓝眼睛立刻望向一直沉默的人,开口解释,“Bucky,我不是怪你的意思。你没有任何问题。你打Fury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在做什么…”

但冷漠英俊的长发男子没容Steve说完,径直站起身,深邃的绿眸子盯着温柔的蓝眼睛,金属臂扯开两枚钮扣,脱下蓝色西服丢到椅背上。

Steve愣住了,好像有点被吓到的无措的看着挚友。

其他人也不知道Bucky意欲何为,但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情不想走。

只有Tony发出一声口哨,Nat性感的声音点评到,“身材不错。”

Steve才发现Bucky健壮的身体撑的白衬衣几乎要爆开,优美迷人的肌肉线条被勾勒的很明显。

Steve还在咽口水,Bucky已经一言不发的扯掉领带,丢到西服上,解自己衬衫领口的钮扣。

解到第三颗,Bucky把衬衫领口扯倒右边,露出的右边锁骨的位置,贴有一块已经被血染的鲜红的方正纱布,Bucky粗暴的撕开纱布,Steve清楚的看到那是一个弹孔。

已经结起了一层薄薄的紫红色的痂,但还是看得到被撕裂的粉红的嫩肉,鲜血正缓缓从伤口缝隙渗出。

Bucky默然的看了Steve好一会,转过脸对叉骨说了一句,“Rum,疼。”

叉骨走到跟前,边用眼睛检查边说,“又流血了啊。虽然弹孔慢慢结痂,但锁骨被打断了,只能等它慢慢长好。是会疼一些。只能忍着疼等它复原了。”

Steve心疼又愤怒,Bucky从不说自己的疼痛与难受,受再重的伤也只是骂几句脏话,但比Bucky示弱更可怕的,是居然向自己以外的人示弱。

Steve脑海里只有那个弹孔的伤口,Bucky的大眼睛,Bucky好看的嘴唇说出的那句,“疼”。

最后,Steve将一切复杂的心情归咎于Fury的埋伏和偷袭。Bucky都能想到和政府和解,Fury却只想着抓捕Bucky,甚至不惜打伤他,像对待动物一样冷血无情。

Steve思及此,蓝眼睛狠狠的瞪着Fury,用眼神说明,“都是你的错。”

Fury简直气的要冒烟了,只好在Steve气愤的眼光中,更气愤的摔门而出。

Steve没心思理会Fury的情绪了,站到Bucky身侧,小心的说,“神盾局有治疗室,我陪你去处理下吧。或者我们去医院?”

叉骨却直接上前系起Bucky胸前的钮扣,伤疤被遮住了,叉骨一边拿起西服帮金属臂的男人穿上,一边说,“等会我去药店买点消毒水和纱布。”

“你们住哪?”Nat问。

“安全屋。”叉骨给Bucky系扣子的同时答。

“不能住了。”

”我们准备了新的。”

“钱够用吗?”

“不多。”

“要不你们暂时住到我那去,反正Barnes也要过来的,Stark大厦安全还不用花钱。”Tony听到钱时,敏锐的开口。

“好。”答应的是Bucky。

Bucky和叉骨跟随Tony去到Stark大厦,Steve坚持同行。

Clint和Sam本来也要以关心队友的名义跟来,被Nat的目光拦住了。

“什么时候可以开始?”Tony一回家就兴奋的凑到Bucky身前问。

“随时都可以。”Bucky答。

“还是先休息会?明天也不急。”叉骨加入谈话。

“那好吧,Jarvis会带你们去客房。我也得去准备准备。晚饭的时候再聊。”Tony说着就往实验室走。

Steve听着自己插不上话的讨论,但他不想问,如果Bucky不告诉他,他也不需要知道。

Bucky和叉骨往房间走,Steve不知道该不该跟上。

两个人房间被安排在对门,Steve看着两个人朝对方点头致意,就各自开门进房间。

叉骨房门被关上,Steve站在Bucky门口,犹豫着要开口说什么。

就看到Bucky脱下西服外套,没脱鞋躺到床上,阖上眼睛。

Steve猜Bucky不想被打扰,只好开口,“你先休息,我在客厅。”

轻轻的退出房间带上门,Steve看了看对门闭着的房门,皱皱眉走了。

天快黑的时候,叉骨的房门先被打开,换上一身休闲装的成熟男人走出来。

叉骨瞟一眼关着的对门,对坐在客厅沙发看报纸的Steve问,“他呢?”

“在睡觉。”Steve声音冰冷。

客厅陷入沉默的僵局,两人对坐茶几两端,翻看报纸和杂志。Steve不想从叉骨口中了解,Bucky没有他的人生,于是什么都不问。

叉骨有点想解释,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只好维持着安静。

直到九点,Tony终于端着咖啡从实验室出来,“晚餐时间到,先生们。哦,还有一位冷酷的性感男模呢?”

“Barnes先生在房间睡觉。”Jarvis的金属声音立刻回答。

正当Steve暗忖Bucky已经睡了六个小时,应该叫他起来吃点东西,还是让他睡到明天算了。

Jarvis的声音又响起,“对不起,Sir。Barnes先生的体征表明,可能不处于睡眠,而是休克。”

Steve闻言立刻冲进房间,Bucky保持之前的姿势躺在床上,Steve慌张的握住Bucky右手,大声呼喊Bucky。

叉骨也马上跟过来,翻开眼皮查看Bucky瞳孔,将手搭到Bucky颈动脉,松了一口气说,“昏迷。”

回头询问Tony,“你这有医生吗?”

“虽然我的生物学知识和医学知识比大部分医生都丰富精深,但我还是提前请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私人医生之一。”

Tony话音未落,一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医护小组就已经赶到房间。

Steve看到护士剪开Bucky的衬衫,医生把一堆不知名仪器往Bucky身上带,然后被推出了房间。

“这怎么回事?”Tony冲叉骨问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他近来状况不好。虽然一直都不太好,但脱离低温冰冻和九头蛇的治疗太久,又没办法找医生,只能让他时好时坏的自己恢复。我们对他的身体结构了解的不完全,只能想办法挖除了他肉体里的追踪器和自毁程序,至于脑子和机械臂里的,我们弄不了。现在每天注射干扰素,通过干扰的影响来抵御机械臂其它的性能。他身体里每天有多股力量在搏斗,已经越来越糟糕了。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,除了狂躁的暴力发泄,就是昏迷。对了,你们得把他绑起来。他每次从昏迷中醒来都会失控一段时间,就像电脑重启前大脑有一个真空地带,那个时候他会破坏一切可以破坏的。注意你的医生和仪器。”

叉骨说这段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,把脸埋在手里,看不清表情。

“你怎么不早说!我这就把他转移到为Hulk准备的房间。”Tony听完脸色不好的大吼。

“别绑着他。”Steve声音极轻的开口,刚才叉骨的一席话抽去了他全身的力气。

“那就注射镇定剂。”叉骨给出新方案。

“不用,Bucky认得我。每次在我面前都很平静。”Steve给自己希望。

“那是因为每次见你之前,他都给自己注射四倍剂量的镇定剂。”叉骨打破了希望。

Steve恍惚的想,是这样吗?之前令人鼓舞的温馨相处,都是建立在你对自己的压抑和伤害上吗?

“不,我可以陪着他,直到他清醒。”Steve坚持这是自己该做的。

“不怕被打死就去吧。”叉骨冷冷的回。

Steve充耳不闻的往房间走,手臂被叉骨拉住,“比起看到你被他揍的鼻青脸肿的样子,镇定剂让他好受的多。”

叉骨的话没法反驳,Steve呆呆的站住,满心是无能为力的挫败感。

客厅里的三个男人面面相觑,叉骨深深的凝视Tony,坚毅的脸露出小心翼翼的神色,艰难询问,“你会治好他的是吗?他说,如果世上有人能解决,只可能是你,霍华德的儿子。”

Steve听到故友的名字,担心的看向Tony,现在他们都知道霍华德死于人为车祸,而执行的正是Bucky。

Tony茫然的张开嘴又闭上,他不能保证。最后故作轻松的回答,“他眼光倒是很准,我确实是最棒的。”

这个答案没法让气氛轻松起来,Steve眼睛转向窗外,Stark大厦风景视野极好,Steve眼里映上梧桐的黄叶,伴随蓝眸中的晶莹,在秋风中摇摇欲坠。


评论
热度 ( 21 )

© 林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