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盾冬】 《荣光》 13

骑士au,abo。骑士盾Alpha*王子冬Omega。


        护送小队在进入森林的当晚遇袭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夜时分,队伍里的人靠着树根休息,三个Alpha正在轮值守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处丢来几个沙袋,几只长箭射中沙袋,极浓的Omega信息素传出来,Steve瞬间惊醒,用外套盖住沙袋,发现盖不住气味,连忙挖坑把沙袋放到土坑里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也努力的挖坑填土,但投来的沙袋越来越多,Alpha战士们都开始神志恍惚,Steve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,但也来不及多想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从篝火丛抽出一支火把,大声疾呼,“每个人拿上一支火把,把马车的绳索解开,不要管马了,拉着赏赐的货物快走。一个接一个,快走!走出森林就到镜国了!”

        Beta和Omega拉着货物,受到影响的Alpha快跑着离开,大口呼吸森林里的清新空气来调整心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跑开一段距离后,仍有箭不断射来,好几个战士被射中,Peggy也被一箭射穿肩膀,仍按住伤口努力拖着货物往前,Steve命令队伍停下防守和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清箭射来的方向,原来敌人竟都站在树上,高高临下的和他们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和护卫队的战士亦不断朝树上的敌人射出利箭,几个敌人被射中从树上跌落下来。Steve看到他们脸上都有同样的红色纹身图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敌人箭法不敌护卫队,看立在原地不占优势,又丢下几个有Omega信息素的沙袋,Alpha战士本就因为作战气血涌动,在浓厚的Omega信息素味道刺激下渐渐失控,Steve只好下令,“Alpha向镜国的方向往森林边缘跑,Beta和Omega留下来和我一起看守货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 Alpha战士将披风挡在头上,飞快跑走。Steve没看到一个敌人追过去,所以对方应该是冲着货物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带着Beta和Omega战士将敌人越来越多的打落,树上人见不敌,喊出一声悠长呼唤,四周窜出约三十个手拿长棍的人将护卫队团团围住。护卫队立即训练有素的背靠背的围成圆圈,每个人都抽出佩剑,尤其是首席骑士的剑是由最好的工匠用纯银制成,在月色下闪着寒光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信心十足,他们的剑法和近战实力强劲,不会输给那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的是敌人并没有上前,只是围住他们,Steve还没下令冲上去,对方首领一声呼喝,树上的敌人对护卫队撒下许多飘着异香的白色粉末,Steve他们躲闪不及,粉末飘洒到身上,倒是不痛不痒,也不觉得头昏目眩,只是突然有许多窸窸窣窣的响动汇聚到一起,地上各种的蛇虫鼠蚁朝粉末爬去,原来那粉末居然是吸引毒物的,在森林用这样的手段可真是用心极其恶劣阴毒了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看到认识的不认识的毒物越来越多越来越密,心知不好,大叫到,“杀出去!跑的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护卫队的战士立刻朝敌人奋力厮杀,Steve的长剑利落劈开眼前的敌人,只见一个接一个的敌人倒在血泊中,但无法忽视的痒和痛顺着脚和腿向上蔓延,忽然后颈一痛,摸到一根银针,然后便是眼前一黑,四肢无力,耳里传来最后的声音是Peggy在混乱中的呼喊,“Steve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Steve脑海里浮现的最后一丝清明画面是Bucky温暖的面容,不,他不能在这里倒下,Bucky和母亲还在等他回家,征战沙场的骑士第一次产生了牵挂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挣扎着爬起来继续战斗,再又打倒两个敌人后,后颈熟悉的刺痛一下又一下的袭来,Steve只感到三枚冰凉的银针,接着完全控制不住的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再睁开眼时仍是一片漆黑,感觉到眼睛被布蒙上,手脚也都被束缚住,怎么都挣扎不开,传来的冷硬触感和金属声音让Steve知道自己的手腕脚踝都被枷锁拷住,挣扎的时候听得到铁链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不知道队伍里的其他人是不是也绑在这里,大声呼喊着每个队友的名字,声音在狭小的空间回荡,没有一人回应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征战多年的骑士很快让自己冷静下来,感受所在的地方很湿冷,空气潮湿阴冷,还有腐烂的气味,Steve身体向后靠,感觉不像光滑的墙面,用手摸过,摸到冰冷坚硬的石头触感,手指捻到沙沙冷冷的东西,应该是岩石上的苔藓。Steve大概判断这里是地牢,自己被绑过来,直立站着,手脚被手铐脚链捆绑起来,Steve左右手都试着顺着链条想摸到接合处,但都够不到,试图坐下也无法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原地休息了会,继续大声呼喊,依然没有人回应,也没有人来审问他。Steve站得累了,靠在身后的石头上闭眼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金属的吱呀声传来,Steve瞬间站起来双手握拳,“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来人并不答话,只是走到Steve身前,将一个水壶的口放到Steve唇边,粗声粗气的说,“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 Steve并未闻到水壶里有什么气味,只嗅到来的男人的Alpha信息素,问那人说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圣水。”那人回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水是什么?”Steve听那人口音怪异,不像蓝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水是圣人才能享用的神圣之物,从雪山顶上取来的冰雪化成的水。”那人不耐烦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人?”Steve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你。你的相貌和圣像上的人一摸一样,是百年一出的圣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对待圣人的方式就是打伤他,绑起来?”Steve顺着那人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有从小生活在这里,可能有异心,会逃跑。放心吧,十日后就是圣日,到时候你将用肉身祭化我族英灵,这是你的无上荣耀。”那人说的虔诚而激动,Steve不由得听的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要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将肉身献给英灵是你的光荣,燃烧的火焰会把你的身体烧成灰烬,让你的灵魂得到净化和升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人烧死不是光明的做法,你们是哪个国家的?信仰的是哪族的教义?”Steve继续引导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炎族人,信奉的是高贵的炎神。火焰带来光明和生机。”那人骄傲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松开遮住我眼睛的布和手上的镣铐,这样我才能喝水。”Steve从没听过炎族,只好继续引导那人放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这样喝。”那人粗鲁的把壶嘴拱到Steve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闭紧嘴巴不让不知道是什么的水落到肚子里,对方也没逼迫他,只是拿开了水壶,“我每天都会来一次,你每天都只有一次机会喝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渴,我们再聊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应当安静默立,沉思你生而为人的所思所想所做所为,才能更彻底的清洁你的灵魂。”那人说完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走!我的同伴们在哪里?!”Steve大声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脚步没停,金属的吱呀声后,回荡着的只剩Steve的回音。
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林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