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盾冬】 《荣光》 16

骑士au,abo。骑士盾Alpha*王子冬Omega。

  

      “别耍花样,好好带路。”Rumlow恶狠狠的对走在前面被绑着的人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  Bucky没上过战场,头一次看到Rumlow杀敌时残酷狠戾的样子,不禁感到一阵寒意,又想到平日里那么温柔的Steve,对敌时也要如此决绝,免不了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Rumlow对上Bucky注视着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Bucky低下头,将佩剑收收紧,说给Rumlow也说给自己听,“我们不杀他们,他们就会杀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“杀人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Rumlow没法劝解,这种无奈只能习惯。

      在山里走了约有一个钟头,那人停下脚步,向前抬抬头。Rumlow仔细辨认,不远山腰处有个山洞。山洞口依稀可见有人把守巡逻,在这荒无人烟的山林突兀异常。

      “就是那吗?”Rumlow问。

      那人嘴被塞住,只能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“我们就两个人,去你们那老巢肯定有去无回。我们只想要骑士,放你回去,你和你们首领汇报,把骑士带还给我们。”Rumlow松开手里的绳子,那人的双手还被反绑着,嘴也被塞住,回头看了Rumlow一眼,极快的向山洞跑去。

      Rumlow从容抽出弓箭,一箭从后背刺穿那人心脏,冷静的对Bucky说,“应该是那没错。等援军来了再攻吗?”

      Bucky担心Steve,又不能让Rumlow陪自己冒险,只紧锁眉头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 Rumlow会意,盯着山洞说,“一会我先攻进去,你射箭准,在后方掩护我。”

      “看情况,随机应变。”Bucky应着。

      “别怕。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洞口的守卫有四,脸上都有和之前骑兵相同的红色纹身,正扛着大刀来回走动,也算认真把守了。可惜今日闯山的两位黑衣人都是一流的高手,当先一人尤其厉害,第一个守卫才觉眼前黑影一闪,剑光一亮,眉心已经中剑,剑劲刺入,见阎王去了。

  其他的守卫连叫都来不及叫,当先的黑衣人手腕一抖,长剑挥击而出,无数闪亮飞跃,密如星河落雨的剑光散落洒开,剑无虚发,只片刻之间便解决了剩下三人,剑法快、疾、绝、狠。

      山洞里的人听到动静,忙拿着兵器跑出迎战,Rumlow一柄长剑在手,出剑狠绝,剑尖一抖斜圈,剑光骤然大盛,剑光所至,无坚不摧,无敌不克,血溅肉离之下,又有数名敌人死在剑下。

      Bucky上前帮忙,一人直冲Bucky杀去,Bucky挥出长剑对敌,那人虽竭力招架,却仍不敌Bucky的剑法,顾上顾不了下,顾左则失右,只听得一声惨叫,被Bucky横里一剑,寒光闪过,带出大片血雨,将两腿齐根切下,昏死了过去。Bucky也是第一次以杀招对敌,没想到只一出手就将敌人双腿斩下,又快又狠,自己也被溅出来的血吓得一呆。

  Bucky呆了一呆,随即被两个敌人刀剑激起的寒风惊醒,眼见两人刀剑齐施,向自己砍下,急忙长剑圈转,剑光飘移不定,如风中柳絮,似云间飞羽,Bucky如风筝般飞了出去,落地后犹不能遏制地连退数步,只觉周身气血翻腾,低头瞧去,见胸前的衣服已给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,所幸未伤肌肤,不觉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  Bucky大喝一声,一剑奇诡无比的刺出,精芒一闪,飕的一声,一剑贯入一个敌人喉咙,那人喉头鲜血直冒,双目瞪大,咚的一声,倒卧黄土。

  Bucky剑光未滞,先将另一人右臂斩下,随即剑光横披,划过那人咽喉,一颗毛头飞起,鲜血喷出丈来高,斑斑点点,落了一地血红。

      Bucky和Rumlow联手杀进洞中,一路只见越入内越开阔,遇上的众人因毫无准备,缠斗一番便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  Bucky发现一条向地下的通道,和Rumlow对视一眼,两人向里冲去,迎上来的敌人也疯了似的狂劈怒击。

      杀了数十个敌人,Bucky往地下进的越深,开始在尘土血腥味中嗅出一丝熟悉的温暖的Alpha信息素。更加坚定不移的奋勇杀敌,前行的越多,Steve的信息素越明显。

      行至地下深处的一间密室前,Steve的气味已非常之近。Bucky向前冲去,留给Rumlow断后。

      密室大门外守卫的壮汉看到Rumlow和Bucky一路杀来,不由顿时大怒,飞身前扑,大刀一挥,闪电下劈。

  Bucky见对方杀机倏起,身形一闪,急忙振腕横剑,铮然一声架开大刀,匹练翻滚,光华耀眼。

      Bucky立即进步欺身,手中长剑一连攻出三剑,一招比一招紧,幻起一片耀眼梨花。顿时,光芒暴涨,剑浪汹涌。

      同时飞身前扑,身形快如电闪,不出五十招,已经打落那人大刀打掉,振腕挺剑,直向敌人前胸刺去。冷芒一闪,立即暴起一声刺耳的尖声惨嚎,壮汉两手扑天,立即扑倒。

      Bucky一剑劈开铁门上的锁头,踢开铁门向里走去,只见空空的石室里一人手脚俱被束缚,头被金属头套罩住,被绑在石墙上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白蓝金的骑士服,健壮的体格,阳光般的Alpha信息素,说明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失踪了八天的骑士,是Bucky悬心苦找的爱人。

      Bucky正欲上前为Steve解绑,从门外突然涌进十个敌人,Rumlow也被逼退进这石室。不得不先专心对敌。

  一个壮汉上前就是一棍,猛向Rumlow扫去。Rumlow一声不吭,旋身让过,长剑反臂挥出,斩断对方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又一人使大刀与Bucky一阵快打,叮叮铛铛,如珠落玉盘,清脆玲珑,如金铃响风,又快又急。只一眨眼的时间里,两人已经互换了六七十次刀剑交击。Bucky看准时机,陡然抛出匕首,穿入刀光之中,那柄剑小刀顿时如脱手飞龙般射出,只见寒光一闪而没,血花骤起,染红了敌人衣衫,那强敌脸面朝天,重重地摔倒地上,胸口上插着一柄精光闪动的匕首。

      Rumlow瞧见这幕,飞快跑来拔出那人胸口的匕首收入怀中。

  打斗中,“当当”一阵震耳欲聋的兵器撞击声立时传出,Steve听到打斗声,猜想应该是前来援救他的咆哮突击队。就算不是,他也有希望借机脱身。便奋力挣脱起来,手脚的镣铐挣出金属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混乱中Steve仿佛闻到了Bucky的气味,薄荷酒一样的清香和冷冽,迷人的甜与醉,“Bucky!”Steve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 Bucky听到Steve的呼唤,没来得及回应,稍一分神,不防被一刀砍向左肩,好在Rumlow反应迅速的将刀挡了一挡,那刀被挡了一下,并未进的太深,Bucky吃痛的咬牙错身离开刀刃,也顾不上回应Steve,只得专心致志对敌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感到血雾与剑光,定定神觉得不会是Bucky。怎么会是Bucky呢。实在是自己饿的头晕,头套又影响了呼吸,还因为思念Bucky太切才影响了心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仔细分辨,浓密的Alpha信息素中,又确有一股Omega信息素。应该是Peggy,如果是Peggy,那说明运送队伍还有人活着,还有力量来找他。Steve高兴的叫着Peggy的名字。心里为Peggy冒死相救而十分感动,甚至产生一丝温暖与柔情。
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林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