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盾冬】 《荣光》 18

骑士au,abo。骑士盾Alpha*王子冬Omega。


        两天后Steve也率队回了王城,向国王述职时,有些素有嫌隙的大臣欲以Steve此次被俘打击首席骑士的威信,但骑士的伴侣将他完好的救了出来,内阁成员们大部分还是支持骑士的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一出宫就急着回家,家里的侍卫却等在宫门口报告,王子殿下没有回过家,一回城就回了Barnes府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调转马头朝Barnes庄园而去,没着人通传,轻车熟路的进了房子,母亲正在客厅喝茶读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看到Steve忙担忧关切的起身握住Steve的手,仔细打量一遍,“好孩子,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,我很好。Bucky救了我。很抱歉,让Bucky因我而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他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该让他身处险境的。”Steve难耐愧疚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儿子,难道没有为他爱的人冒险的权利和资格吗?”母亲的语气庄重了些,Steve微微一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。我只是很心疼,又很自责。”Steve低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傻孩子。我对你们的心疼是一样的。如果他什么都不能为你做,他会更自责。”母亲温柔的擦掉Steve额角的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母亲。Bucky他还好吗?我能去看看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在花园,你去找他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园里一株桃花这时候盛极而衰,清风徐来,浅粉色的花瓣不胜风力,四处散落,一时间满园都笼在这漫天花雨之中。树下,Bucky侧卧在躺椅里闭目休息,身上发间,皆缀着朵朵开到极处而尽的粉嫩花瓣。

        满天飞舞的粉桃花瓣里,一个高大人影闪了进来,一枚残瓣正好落在他肩头,一时间,整个人也如从花雨中化出来一般,呆呆瞧着小憩的Bucky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慢慢走过来,低声道,“你的伤还没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 Bucky睁开眼,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Steve弯下身子,去挽他的衣领,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 Bucky阻拦不及,领口给他撩了起来,只见左肩上一刀狰狞翻卷的刀伤,从肩后一直伤到锁骨处,伤处虬结突起,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默默地伸手摸着那伤处,指尖触过那伤疤,好半天才说,“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就不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Steve突然动手去解他衣衫,Bucky本能地去阻挡他,Steve柔声道,“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默默对视了片刻,Bucky放开手,轻声道,“你看吧,可别嫌我难看,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Steve不理他故意调笑的话,指尖轻挑, 解开了Bucky上身衣衫,原本光洁的胸膛上,层层叠叠的伤疤纵横交错,Steve眼里浮出一层水气,喃喃地道,“这么多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Bucky轻笑了一声,“别看了,不好看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胸前一凉,两片柔软的唇贴上他胸前,Bucky的心顿时狂跳了起来,他低头看,Steve正轻轻地吻着那些伤痕,殷红的唇吻在扭结的伤痕处,唇是凉的,吻却灼热滚烫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紧紧抱住Bucky,一遍遍地吻他。温柔缱绻的吻渐渐令彼此沉迷,Bucky初时身体僵硬,有些紧张,但觉得落在身上的吻柔若春水,慢慢地沉溺迷醉,不知不觉间放松了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的手轻柔地抚过他的身体,指尖触及左肩纠结突起的伤痕,心里一阵抽痛,更加温柔地亲吻着他,嘴里喃喃地道,“Bucky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Bucky低声应着,伸头与Steve的唇婉转相接,唇舌紧紧缠绕,喉间发出低呤,Steve的手指轻轻地摩挲Bucky因为战场上的磨砺变得精壮而有力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抄起Bucky背后和腿弯,打横抱住Bucky,“这里风大,我抱你回房,看看你身上还有哪有伤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 Bucky没有配合的用双手勾住Steve肩背,而是身子向后仰靠在躺椅上,专心望着风中飞舞的花雨,“你看这花园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美。”Steve放开手,坐到Bucky身旁的地上。春意盎然最盛的时节,满园的花都尽力最后一次展露鲜艳的姿态,这景象美到极致,反而叫人忧伤,过后春尽花残的憔悴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从小就在贵族花园里长大,看到那些Omega们的青春和壮年岁月,就囿于各式各样的美丽花园。花园是美,但只能困在里面绽放又凋零,太凄凉,也太寂寞。Omega们就像笼子里的金丝雀,笼子再美,镶金边、缀玛瑙,也是笼子。Steve,我想飞。”Bucky的语气淡淡的,却有一分心酸,一分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Bucky……”Steve不知怎样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去营救你,我受伤了,我因为杀了人而害怕恐慌,但我喜欢骑马与战斗,我想要用喜欢的生活方式活着。我羡慕甚至嫉妒Carter战士,同为Omega,她能正大光明的成为战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幸运的,Bucky,我不能失去你。”Steve握紧Bucky的双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发的时候我就知道,未必能将你好好的救回来。但如果我必须失去你,我不要在家等着你的讣闻,我宁愿死在救你的路上。你要咆哮突击队叫我在家等,但要是出事的人是我,你会不去救我吗?”Bucky抽出手,扫落Steve肩头的落花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婚礼上说过,我们的爱是平等的。你每次去履行你的骑士职责,都冒着生命危险,但我从未阻止过你。我为你感到光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为你骄傲,Bucky,你那么勇敢,那么坚强。”Steve眼里传达出爱惜的光芒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爱你,超过我的生命。但被强迫待在家里,我就没办法成为想要成为的人,倘若我不是真实的我自己,我无法真实的爱你。”Bucky低下头,随手捡起一片花瓣,用指尖碾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强迫你待在家里,我从来没这么想过。”Steve急切的告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可以去申请参军,做个战士。国王说过,我的婚事,由我自己做主。”Bucky专注的盯着手里残破的花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”Steve脑中'嗡'的一声,Bucky说了什么,他好像听不懂,又好像听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结婚以前,我们也很快乐。”Bucky似倦极了,闭起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Bucky!别再说下去。”Steve大声打断,但脑子里一片恍惚,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一时间千头万绪都纷乱,望着Bucky熟悉的美好脸庞,张着口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声大作,粉桃花瓣满天飞坠,团团绕在身周,助兴般地化成一阵花雨,粉红摇曳中两人定定的相对无言,黯然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 Bucky睁开眼,将手中的残瓣掷了出去,“我很好。你来看过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Steve从来没有这么虚得轻飘飘过,害怕与痛心交织,最后一阵苦意涌上喉头,“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Bucky对上Steve神伤的眸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日是你生日,我再来看你好吗?”Steve勉强挤出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是暮春,我们认识,也近一年了。”Bucky勾起浅笑,不像Steve常见的嫣然诱惑,但还是一样的温柔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 Steve将手插入Bucky掌心,与其十指交缠握紧,“我们说好的,永远在一起。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,直到最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Bucky应和着,仰头望着漫天飘落的花雨,不忍直视Steve深情的眼光,“我累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抱你回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,明天见。”Steve在Bucky颊上印下珍惜的一吻,忍痛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眼看那背影慢慢去得远了,Bucky转过头来,瞧满树桃花,却模模糊糊瞧不真切,只觉得耀眼的粉,刺目的红,红得眼睛看什么都是花的,蓦地里手背温凉,却是一滴泪水滴了下来,他心中诧异,这是哪里来的水?下雨了? 

      抬头看天,晴空丽日,哪里有半点雨水,那水滴却是滴答不断,一颗接一颗砸在手背上,他转来转去找哪里滴水,转脸间觉得面上有些湿热,但手一抹,早已是泪流满面。
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22 )

© 林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