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盾冬盾无差】 《绵绵》 7

Bruce和Tony检查和研究了三天,才得出了不能令人放心的结论。

“很抱歉,但现在James的情况很糟。机械臂里的程序和大脑相连,脊柱被改造过,内脏和四肢都一定程度受损。这是他原本的身体状况,他需要不间断的治疗和维护,但他居然靠意志撑到现在,已经是奇迹了。而且他的机械臂和大脑相连,损坏的程度相当严重,我们几乎做不了什么。”

Rumlow声音颤抖的问,“你们会有办法救他的对吧?你们一定能救他。钢铁侠和绿巨人,你们的身体状况更可怕,一样活得好好的,他好不容易自由了,他的好日子还在前头呢,你们不能就这么说他没救了!”

Tony和Bruce对视一眼,“目前他的身体状况,我们确实没什么能做的。唯一的办法是给他换一条手臂。”

“你们没办法换吗?”Steve眼神脆弱的让人不忍直视。

Bruce叹了一口气,“你们知道,他的金属臂和大脑相连,不开颅不知道连接的具体情况,也不知道受损状况。开颅手术必须和换机械臂手术同时做。这不是保脑子或保手臂的单选题,要治就得同时做。但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可能的。他做过。这不是他第一条金属臂,他之前换过两次金属臂了。如果九头蛇能做,你们也可以。”叉骨急促的说。

“这不可能!除非……”Tony迅速打断,抬眼看到队长着急哀伤的表情,说不出后面的话。

“除非什么?我承受的住。”Steve轻声问。

Bruce茫然的看着叉骨,“不可能的是,机械臂和神经相连,要拆除或者更换,就得在他清醒的情况下。不能麻醉,不能任何干扰或者抑制他的感觉,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准确的得到神经反应。但清醒的情况下去治疗神经和剥离神经,这种生理痛感是个人都无法承受,完全超越了人类的极限。你说九头蛇活生生的处理他的脑子,两次?!他都挺过来了?!没被痛死?!九头蛇有把握能成功?这不是技术问题,而取决于承受者的生理和心理素质。”

Bruce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倒抽一凉气,叉骨揉揉眉骨说道,“那就是了。我不清楚手术具体的,但他确实换过两次机械臂。两次都是从任务中回来时损伤惨重,几乎活不成的样子。现在想来,九头蛇是看他坏到修不好,就最后试试能不能极端的治好,反正都是死,不如赌一赌。这小子命真大,两次,居然都赌赢了。”

“太可怕了,太顽强了。这位寒冬来的战士经历过痛苦的考验,值得敬佩!”Thor表达了敬佩之情。

房间又陷入可怕的沉默,每个人都在心里对这位战士的痛苦遭遇致以伤感和敬意。只有Steve,Steve原本以为,看着Bucky从他眼前坠落,是他最心痛的感觉。现在才了解,坠落后Bucky的每一天,都能让他的心更痛一点。

“那现在呢?不治的话,最多两个月,要治的话,也不保证有机会成功。要再赌一次吗?” Tony问Steve。

“这是他的命,没人能替他做决定。他要做什么,都该自己选择。我们去问他吧。真的,非常感谢你们。这一切我都无以为报。”Steve努力稳住自己。Thor和Bruce闻言,都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,表示理解和支持。

一行人走向Bucky的治疗室,意外看到Clint在门口,满脸不可置信的朝里望。众人伸头去看,也都被里头的情形震惊的张开了嘴。

一向冷艳的黑寡妇和冷酷的冬日战士,居然轻声细语的相谈甚欢,放松的身体和表情甚至显示出两人之间的融洽。两人眼神柔和的彼此注视,丝毫没有平日杀手的肃杀感。那种温柔的气氛只有友人间亲密的闲谈才会有,绝不是在讨论任务或武器。他们小声说着话,不知聊到什么,两个人都嘴角上扬,微微一笑。

和谐的画面让门外的众人不寒而栗。明明是温馨的画风,每个人却都感到强烈的违和与不适。

Tony最先开口,“哦,真没想到会看到这个场景。他们是久别重逢的恋人还是什么吗?”

其余人还没恢复语言功能,Steve听到Tony的问句,眉心的川更深了。

Clint仍然脸带惊恐的说,“早上我邀请Nat和我一起来看看,冬日战士和美国队长,需不需要帮忙什么的。她只是淡淡地说,她也想去看一位老朋友。不会就是冬日战士吧?哦,天哪。Nat……我怎么不知道他们认识,那个喜欢装酷的小子不是还打伤过她吗?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剩下的人依旧因为信息量太大,还没想明白。

Thor爽朗的大笑,对Clint说,“看来美丽的女士交友甚广。他们都是优秀的战士,自然能发展深厚的友谊。吾友们毋需担忧。”

“只是看到从来不苟言笑的人露出笑容,太不习惯了。我们进去吧。”Tony说着推开门走进房间。

亲切的交谈被打断,两人望向众人的脸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。宽敞的治疗室涌进这么多人还是稍显不足,Nat轻握了躺在床上的人的右手,起身离开,除了Tony、Bruce和Steve,其他人都跟着去到客厅。

半个小时后,Tony和Bruce回到客厅和众人报告,“他说做。手术时间定在五天以后。Rumlow、Nat,要说什么做什么,尽快吧。”


评论
热度 ( 13 )

© 林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