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盾冬盾无差】 《绵绵》 10

黄昏时分,Jarvis报告Bucky和Rumlow回来了。Steve守在电梯口,等着给Bucky一个“欢迎回家”的拥抱。

但他没能这么做,因为Bucky怀里被两个大纸袋占住了。

“这是什么?”Steve接过一个纸袋温柔的问道。

“食材和酒。回来的时候经过一家超市,他要进去买的。”Rumlow递给Tony一个U盘,“这些是九头蛇关于科技的资料,我们觉得你可能会感兴趣。”

“哦,谢谢。”Tony有点受宠若惊。

“你们为了给他找这个才出去的?”Steve边走着边翻看着袋子里的食物,他怀里的袋子里装的是水果和酒。

“嗯。”Bucky点点头,头向Steve的方向偏了偏,“我记得我以前给你做过饭。”

“是的,你的厨艺超级棒,我生病没胃口只能吃下你做的饭。”Steve看着Bucky的侧脸,这依然是那个陪伴着他整个人生的男孩,只是轮廓比十六、七岁时更成熟了。

“但我不太确定我还能不能做的好,我很久没做了。”Bucky的声音越来越小,“在超市采买的时候,我想不起来你爱吃什么。”

“你做的什么我都爱吃。”Steve把纸袋放到料理台上,“我在这和你一起做。”

“那我们先走了,做好了叫我们。”Rumlow和Tony往客厅走。

“我只准备做Steve的份。”Bucky把胡萝卜和洋葱拿出来,头都没抬地说。

“不,做我们两个人的晚饭。”Steve露出大大的快乐的笑容,Bucky为Steve的表情而感到高兴,他愿意为了能让Steve开心做任何事,一顿饭能换来Steve的笑容,他觉得自己做得不坏。

“哦,天哪,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朋友。太残忍了。说真的,Rumlow,你是怎么忍受只想给队长做饭的冬兵的?”Tony停下脚步夸张的嚷嚷。

“我得说,那可真不容易。还好我把他送回他男朋友身边了,总算解脱了。不过你那么有钱,快告诉我晚饭吃什么豪华大餐?!”

“Jarvis会定米其林的外卖,老冰棍们没口福了。”Tony搭上Rumlow的肩膀一并离开厨房。

Steve和Bucky默契的拿出食物摆好,Rumlow刚才那个“男朋友”的形容把两个人的耳根都染成红色,他们都没否认,虽然不知道要不要讨论,但两个人都有点喜欢这个称呼,享受这个安静但合契的时刻。

两人处理食物十分利落,迅速洗净 改刀,翻找食材后决定用章鱼、明虾和芝士做海鲜炖饭,再用胡萝卜和洋葱熬煮牛肉汤,虽然简单,但够两个人吃的舒服就好。

饭和汤都在炉子上炖着,Bucky边拌水果沙拉边说,“晚饭大概半个小时后好,你要先去洗个澡吗?”

“我身上汗味很难闻吗?不好意思,从法国回来看到你不在就只想着等你,忘了洗澡。我现在就去,十分钟就回来。”Steve说完身体却没离开,而是倾身凑到Bucky跟前等他的回应,Bucky的大眼睛轻轻眨了一下,柔柔的漾出笑意,Steve在这双绿盈盈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的倒影,呼吸急促起来,心跳却漏了一拍。

Bucky从沙拉盆里叉出一块苹果,递到Steve嘴边,“尝尝会不会太甜。”

Steve就着Bucky的手将苹果咬入口中,清香的苹果汁液和甜腻的沙拉酱在口腔中搅动,甜得Steve忍不住笑容灿烂。Bucky右手食指抹掉Steve嘴角的沙拉酱,“快去吧。”

Steve哼着歌往卧室跑,很快就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跑回厨房,只是换上了柔软舒适的蓝色T恤和白色家居裤,看起来一点战士的样子都没有了,放松的像是大男孩,但身材还是健身教练级别的。

Bucky正在餐桌上点蜡烛,高高低低的烛台衬着点火的人发出暖光。“Nat送来的,她说,点些蜡烛气氛比较好。好像是香薰蜡烛,你会不喜欢吗?”

“我喜欢,很香。”Steve笑得暖洋洋的,点亮剩下的蜡烛。

Bucky回厨房把炖饭从锅子盛到盘子里,觉得有点单调,从冰箱取出两颗鸡蛋煎好铺到饭上面,端到餐桌上摆好,“你还是喜欢单面煎的太阳蛋,对吗?”

“没错。”Steve关了餐厅的顶灯,明明暗暗的烛光浮动,他拉住Bucky的右手,“坐我旁边吧。Tony家的餐桌太大了,坐对面都听不见你说话了。”

Bucky点点头,Steve端着自己的盘子坐到Bucky身边。

洋甘菊的花香缓缓释出,低语浅笑间偶尔传来盘与匙的敲击和碰杯声,烛火掩映下的Bucky显得格外放松和柔软。柔软,Steve端祥着Bucky的脸生出这个感觉。

和他一同长大的Bucky从来都是最温柔的人,重逢后的Bucky很难再看到那些温柔的部分。他强大、危险,冷酷、坚硬,甚至敏感、不安,但柔软,在Bucky最核心的深处,被重重包裹,直到此刻,他又能感觉到熟悉的柔软了。

那份柔软从未消失,只是在Bucky心中最深最深的地方被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了。这份柔软不是凭空而来,那是从Bucky慈祥的父母、友爱的姊妹,从和睦的家庭而养成,从布鲁克林的明媚阳光、清新空气而养成,从Bucky给他拧的热毛巾、借他靠的肩膀、伏在他额头的温热手掌而养成。

Steve是这柔软的受益人,也是这柔软本身的一部分。Bucky身上的善良与坚强,都是和他一起成长的。

今晚Bucky的兴致也挺好,他和Steve不断的交谈,聊着些有的没的。那是他回来后第一次说那么多话。

Steve高兴地吃光了盘子里的饭,“你做的饭真是太好吃了。”

“这很简单。”

“以后我们可以再做更多的美食,我们一起做,彼此分享。”

Bucky噙了一口酒,慢慢任其滑过喉管,没答应也没拒绝。

“今天的晚餐是简单了些,但我吃得很开心。这是我醒过来后吃得最开心的一餐。再有两个月不到就说是圣诞节了。我们好好计划一下,准备丰盛的圣诞大餐。小时候我们不富有,两份火鸡三明治也吃得高高兴兴。那时你总说,赚钱了要过个热闹的圣诞节。现在想想,今年圣诞要吃什么?要什么礼物?”Steve歪头盯着Bucky上下滚动的喉结,伸出手将Bucky的刘海撩到耳后。

Bucky也侧过脸,舔舔唇,轻笑了下,晃动的光影中,美得Steve心中一酥。Bucky想摸摸Steve的眉眼,脸颊,鼻梁与嘴唇,但Steve在他左手边,所以他只是又笑了一下,“我可以不做手术的。这样,就一定能和你过今年圣诞了。”

“说什么呢。做好手术再陪我过圣诞。不止今年,还有明年、后年,以后的每一年。你会一直陪着我。”Steve牵起Bucky的左手。

“但愿吧。你想要什么圣诞礼物?”

“手术成功。你想要什么礼物?”Steve摩挲着Bucky的左胳膊,闪着银光的机械臂是他的罪,他的痛。

“我已经得到了。”Bucky瞧着Steve仔细抚摸左臂的右手,Steve的手掌很大,应该是粗糙而温热的,Bucky不再迟疑的把右手搭上去,暖暖的温度从两人相贴的位置融入血管,回流进心脏。

Steve咽了咽口水,紧张的轻声说,“你上午在训练场和Nat的讨论我看到了,我……我得告诉你,你不是处男。”

Bucky差点被呛到,双目圆睁盯着Steve,脸一点点红了,“和谁?”

“和我。”Steve的声音很小,他和Bucky的手还紧握着,呼一口气说,“我参军后,打了血清,找到你又组建了咆哮突击队,那段日子我们几乎也是形影不离。我们当时身体都很棒,又血气方刚,所以,我们都不是处男。不过那时在打仗,每天都混乱着赶路,人也多,所以也就只有几次。”

“不太好吗?”Bucky不好意思的专心盯着酒杯。

“什么不太好?”Steve问。

“那方面。你和我。”

“怎么这么问?很好。虽然次数不多,但感觉特别棒。至少当时你的表现很享受。”Steve低声解释到,心跳的节奏越来越快,像是胸腔里放了只小鸟。

“哦。我完全没印象啊。真奇怪,如果真的很棒,应该印象深刻才对啊。”Bucky抬起右手蹭蹭Steve的脸,端起酒杯喝了一口。

“但当时,你明明很喜欢啊。”Steve小声嘟囔,又无辜又委屈。

“对不起。”Bucky迅速说,他不想让Steve不开心,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。

“Bucky,别道歉。”Steve严肃起来。

“没事啦。”Bucky准备站起来收拾盘子,他不擅长处理这样的尴尬气氛。

“Bucky。今天下午我问了Bruce,在我看过你和Nat的讨论后,我也不是确定有什么想法,只是行事周全的问了一下,你知道,以备不时之需嘛。Bruce说,你现在的身体,最好不要进行某些事情,你懂的,就是那些。在手术前,最好不要再刺激你的身体,对你的身体施加激烈的影响。”

“胡说,我好得很。难道做爱比战斗更损害健康吗?”Bucky飞快的反驳。

“你倒真这么说过,在我们偷偷摸摸鬼混一夜后,你会抱怨做爱简直比打仗还累。”Steve笑了。

“我以前那么没用?”Bucky疑惑。

“不,不是这样。这种累是好的那种,是因为我们,非常投入。但你棒极了,Bucky。在任何方面。”

“你想和我做吗?你一直聊这些。”Bucky不懂暗示或邀请,过分坦率了。

“不,不是现在。只是正好聊到了。现在不可以。手术成功后。”Steve的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,不过Bucky明白他的意思。他没答应,不是因为和Steve说过的以后找姑娘结婚什么的,他觉得自己不可能会那么做,Steve好像也没相信。

“我比那个博士以为的强得多。如果你想做什么的话。”Bucky沉默了一会才说。

“现在不行。我想告诉你的是,你确实是有过性爱体验的,而且如果你还想感受这方面的事,来找我。我是唯一有资格和你分享这个的人,对吗?”

“当然。”Bucky回应着,起身打开灯,把盘子端到厨房,牛肉汤已经炖至汤汁浓稠,Bucky尝了一点点,味道鲜美的刚刚好。左手稳稳的端起锅子回餐厅,Steve在吹蜡烛。上身前倾,嘴唇嘟起,Bucky觉得这画面很熟悉,“我看过你这个样子吗?”

“我的每个生日你都在。”Steve笑得温暖。

“汤煮多了,叫Nat他们一起来尝尝怎么样?”

“麻烦你,Jarvis。”


评论
热度 ( 22 )

© 林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