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盾冬盾无差】 《绵绵》 13 完结章

(接12,有锤基)


Thor又讲,“看你和Steve接吻,好像明白了什么。”

Bucky轻松的答,“对,我们是同性恋。”终于有个简单的话题了。

“不,我是说,明白了我心里想的是什么,或者,错过了什么。”

Bucky想让气氛愉快起来,故意夸张的笑着说,“那现在,给我们一个吻吗?”

Thor应该笑着配合的完成这个玩笑的,但他突然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,对面人眼里的绿色也眼熟。尽管不是熟悉的讽刺口吻和冷漠眼光,Thor还是想抱抱他。Thor前进了一点点,双手还没够着Bucky,Bucky整个人已飞了出去,以百米的高度,悬在Stark大厦外的半空中。

Bucky向下看了一眼,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要大吼乱动,只惊恐万分的瞪着Thor。

听到动静的宾客们陆续围了过来,惊呼着交头接耳,越来越躁动嘈杂。

Sam找到飞行器正准备背上,飞行器突然重重摔在地上,奇怪的砸成碎片。要知道那材料即使是Hulk也很难一下撕得那么碎。Tony也穿上了战甲,飞向Bucky营救,却被无形的墙挡住一样,无论如何都无法靠近他。

Pepper遣散了大部分人,留下来的是复仇者和仙宫的人。Steve焦急的握着栏杆伸手去够Bucky,但离得太远,只能一声声呼喊着Bucky。

Bucky不去看脚下,直盯着Steve着急的脸,压迫颤抖的声带说,“Steve……Steve!向后退,退到屋子里去。我还好,你别担心,退到屋子里去!”

Steve一瞬不瞬的盯着Bucky吼道,“Tony,借我一套战甲!”

话音刚落,钢铁侠被巨大的力量冲回了大厅,身上的战甲随即碎开,Tony爬出来,召唤其它战甲也毫无反应。

Steve眉头紧锁,压下嘴角说,“Bucky,我把盾抛过去,你试试能不能接到!”

Thor也喊道,“还有我的锤子!”

一个仙宫法师慢慢的说,“陛下,不可。”众人回头看他,见他毫无着急担心的样子,不疾不徐的说,“那人身周围绕的不知是何物,但总归是神奇的力量,用陛下的神器撞击,撞不开无妨,若是撞开了,从这般高度落下去,凡人恐怕是活不成的。”

Bruce问,“那你们能有办法吗?你们有法力,会法术对吗?”法师们风轻云淡的望着Bucky,未置一词。

未等Steve开口,Thor已先说道,“去试试,这是我的命令!”

法师们对视一眼,仍淡淡的回,“是的,陛下。”而后几个法师分立于露台前段,一齐以左手托起右臂,个个指尖散出淡黄色的光芒,汇聚到一起朝Bucky延伸。其余众人皆惊异不已,Bucky和Steve也紧张的屏住呼吸。那光束距Bucky越来越近,“伸手接。”一个法师说。

Bucky伸出右手指向光来的方向,眼看那光就要碰到Bucky手指,却无法触碰到,淡黄色的光辉如水般从Bucky指边流散开来,渐渐那光流过的地方开始幽幽发出浅绿的光辉,最后看在众人眼里,Bucky全身被一个闪着墨绿色光晕的球体包围了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Steve急不可耐的问到。法师们却默默交换眼神,并不回答。

“到底什么情况?快说啊!Thor是你们的王对吧?你们会对你们的王隐瞒吗?”Nat也正色道。

“说!”Thor只说了一个字,气场却十足王者威严。

法师们又低声讨论了会,一个法师走到Thor跟前,“陛下。我们才疏学浅,也不能确定这结界是何缘故。但这确实是法力,这法力也和仙宫的法力同宗同源,甚至熟悉得很,仿佛曾见过。”

“那你们能救回Bucky吗?”Steve急得不行,倒是Bucky一直强自微笑的望着Bucky。

“这样高强的法力,不是我们可以对抗的。”

“谁?”Thor又问。

法师们没有立刻回答,其中一个叹了口气,答到,“如此强大的法力,据我们所知,平生只见过一位法师能够施展。但那位法师,已经去世了。”

“Loki?!”Sif惊讶,“他不是死了吗?”

“是,他死在我怀里。”Thor哀哀的说。
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Steve急得快哭了。

Bucky挤出笑容,“我没事,Steve,别担心。”

Fandral走到法师们身边,“确定是Loki吗?”

“应该不会错。”法师回答。

“如果是Loki,他为什么要针对这个中庭人?”Fandral不解。

“Thor,事发时你和Bucky在一起,你们在做什么?”Nat问。

“聊天而已。他还开玩笑要亲我。”Thor不明所以的答到。

“Steve,去亲Thor!不要问我为什么,想救Bucky就这么做!”Nat语毕,Steve立刻朝Thor冲过去,而Nat已率先飞了出去,同样悬在空中。

“为什么是我?!”Nat吼道。

“因为你太聪明了。”尖细的声线从空中传来。

Thor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因熟悉的声音而激动的发抖,情不自禁喃喃念着,“Loki,是你吗?”

“想我了吗?我亲爱的哥哥。”Loki故意调笑的声音温柔诱惑,众人皆恶心发麻,法师们却和Thor一样激动。

“Loki,我想问你……”Thor话没说完就被打断,“是的,我没死。你又被骗了,你个蠢货。”

“Loki!放了Bucky!”Steve喊。

“Bucky?!你只让我放了他?你的女战友就不管了吗?人们还说你是个最正直无私的士兵。”调笑的声音在空中盘旋,“如果只能选一个,你会救谁?”

“放了他们两个!”Steve和Thor同时吼到。

“Nat。”Bucky静静地说,“先把Nat放回去。Nat是你哥哥的朋友。”

“哼!你以为我会在乎Thor那个蠢货吗?!”

“不然你为什么要这么做,不是因为Thor吗?”Nat开口。

“哼,不知死活。”一声冷笑,Nat整个人在空中往后翻了几翻 。

“放了她!”Bucky喊道,“把Nat放回去,我就告诉你一个Thor的秘密。抓着Nat对你也没用,但释放她你就能得到一个Thor的秘密,对你只赚不亏。”

Nat被摔回了大厅,Clint接住了她。

Loki修长清瘦的身影慢慢显现,站在Bucky面前背着手说,“该你了。”所有人都激动起来。

Bucky有点诧异,他没想到侵犯地球的战犯会是一个容貌清秀、气质高贵的男人,全无凶悍,但却邪气十足,顿了顿说,“Thor对你很愧疚。他说他很抱歉,他说他本可以做得更好,他说应该陪伴安慰你,他说他愿意替你疼。”

大家看向Thor,Thor看着Loki,众人陷入沉默。Loki冷漠的说,“我才不需要他的同情和怜悯。”

“我还以为是在乎。”Bucky偏过头问Thor,“是同情吗?”

“是在乎。是Loki那个笨蛋总是误解。”Thor大声应。

“你才是笨蛋!”Loki不甘示弱的骂回去。其他人都不耐烦地撇嘴,这对神兄弟又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Steve着急的叫着,“先别吵了,把Bucky放回来!”

“士兵,你那么关心Thor的男朋友做什么?”Loki反问。

“谁说他是Thor的男朋友?Bucky是我的男友!”Steve喊道。

“那你还要亲Thor?”Loki手指划过Bucky的脸。

“谁他妈要亲Thor?!那是个玩笑你不懂吗?!”Bucky打开Loki的手,无奈的大吼。

“谁他妈会开那种玩笑?!”Loki吼回去。

“所以当年我加冕那日,你不是在开玩笑?是吗?Loki?”Thor问到。

“那是个玩笑。”Loki的语气淡淡的。

“谁会把一个玩笑记那么久?”Nat问。

“两个都没忘,又都不敢承认的人。”Bucky答。

“Loki!放了Steve的爱人。我相信你。”Thor郑重的说,“我相信你。”

Loki没有作答,从虚空中走到Thor面前,轻轻一笑,“你还没有学会别相信我吗?蠢的没救了。”

“我愿意。”Thor死死盯着Loki,也笑了,“我愿意相信你不会辜负我的信任。”

“愚不可及。”Loki白了一眼Thor,转向那群仙宫法师说,“试试你们进步了吗。”

法师们兴奋地应着走到Loki身旁,恭敬的鞠躬致敬,“二王子。”

Loki随手一挥,Bucky自由落体般往下掉落,如在二战时的火车那次般向下坠落,Steve想也不想地跟着跳了下去,紧紧抱住Bucky。两人紧拥着彼此,法师们聚精会神的集中法力,淡黄的光芒将两人托起,送回大厅。

Steve牢牢抱住Bucky,抖个不停,Bucky不断的抚摸他的后背,柔声哄着,“没事了,没事了,这次你抓住我了,你抓到我了。”

法师们施法后则颔首垂手站在Loki身边,Loki极轻的点头评论了句,“还行。”法师们听到这句点评惊喜又骄傲的抬起头,“谢谢二王子。”

“什么王子,他不过是仙宫的罪犯。”Sif嘲讽道。

Loki闻言越发夸张的笑了,法师们紧皱眉头表情不豫,Thor却向Loki更近了一步,“我刚才想问你,你好不好?”

Loki探寻的盯着Thor,不喜不怒的开口,“雷神对罪犯竟如此宽容。”

“你不是罪犯。”Thor对Loki笑起来,“你为母亲而作出的英勇斗争抵消了你的错误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我走了。”Loki打量了一圈人,又看回Thor,“你保重。”

Steve却立刻冲到Loki面前,“别走!Loki,请你帮帮Bucky!”

Loki扫了一眼手牵着手的Steve和Bucky,戏笑起来,“求我啊。你跪下来求我,我就考虑考虑救你的男朋友。”

Bucky拉着Steve转身欲走,Steve不动,认真的望着Loki,“你说真的吗?我向你下跪,你就能救Bucky?!”

“你是在拿你男友的命讨价还价吗?”Loki端详自己的指尖,倨傲的说。

Steve不再多言,慢慢曲下膝盖,Bucky倔强的撑起他,不让他跪到地上。Thor也一把拉住Loki胳膊,“弟弟,别这样。”

Thor宽厚的手掌犹如钢铁般坚固,牢牢嵌住Loki手臂,Loki被握住的那片皮肤微微发烫,他也不挣扎任Thor抓着,双目直望着Thor熟悉的眼睛,一千年不变的赤热,不觉轻笑,“有什么好救的,蝼蚁命贱,现在救了,也不过百年,须臾而已。”

“你能救Bucky!能有一百年对我们来说已经足够。Loki!帮帮我们!”Steve恳求。

“呵,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愿意帮你和你的男朋友?”Loki不屑道。

“因为这是个好机会,”Bucky说,“这是再次成为好人,成为Thor好弟弟的路。”

Loki收敛了假笑,走近Bucky搭上他后颈,“是吗?你以为我想修复关系,当他的好弟弟?你可真不了解我,他们没和你说我坏话吗?”

“放开Bucky!”Steve准备去拉回Bucky,被法师出言制止,“别动,二王子在查探那人的体况。”

只见Loki修长的手指抚上Bucky颈动脉,“还挺好看的。”

“什么挺好看的?”Steve问。

“你男朋友的眼睛。”Loki收回手,向法师们说,“代苦术?”

“是!代苦术!施法者将对象的疼痛感同身受的转移到自身。”法师们兴奋的答。

“这种中级法术都没学会吗?在仙宫的魔法学校都学了些什么?”Loki随口说着,又转向Thor,“你听到了?你让我去承受那个男人的疼痛?”

“你也可以把疼痛转移到我身上,让我来承受,对吗?”Steve说。

“我试试。”Loki笑道,挥挥手散出一道绿光烟雾笼罩在Steve和Bucky身周,又一道法术朝Bucky右臂打了过去,Bucky捂住了被打到的地方,眼见那块肉满满肿胀成青紫,却毫无感觉,看到Steve也摸上相同的位置,便问到,“疼?”

“你完全没感觉?”Steve惊喜的问。

“没有。”Bucky疑惑的眼神看着Loki,Steve用力掐了一下Bucky的大腿,疼的自己倒吸一口气,但Bucky却全然不觉,Steve高兴的几乎说不出话来,“太好了!Bucky!太好了!”

其余人也因此振奋,Tony兴奋的叫出声,“太棒了!这样明天的手术就一点没问题了!巴恩斯的身体不能被止疼药影响,但Steve可以用,不会反向施加到巴恩斯身上。手术可以进行,巴恩斯不会因生理痛苦丧命,Steve用止疼药也不会太疼。科学与魔法合作!真是太赞了!”

“谁说要和你们合作了?”Loki笑得放肆,一抬手Steve和Bucky周围烟雾消散,踱步至沙发,为自己飞来一杯酒。

“那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Sam问。

“给我们展示他的能耐,”Nat抱臂冷语,“让Steve尝点甜头,看到希望,自然就愿意加筹码。你倒是很懂博弈和人性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Loki只当是在恭维他。

“你想要什么?”Steve问。

Loki晃了晃酒杯,朝Bucky打量一番,笑着问,“你有什么值得我费心?”

Steve还没开口,Thor走到Loki身边,说到,“Loki,帮帮他们,Steve是我的朋友。”

Loki望着Thor认真的神情,轻笑几声,说到,“那么,伟大的雷神愿意为朋友付出多少?”

“你想要什么?王位吗?你知道我不能给你。我不能给你你不该有的东西,也不能给你会毁了你的东西。”Thor低沉的声音慢慢地说。

“你凭什么说那是我不该得的!”Loki吼到,“是你的父亲说我有称王的资格!”

Thor半晌无言,看着Loki因为恼怒不甘而扭曲的脸,上前轻轻握住他的手腕,“对不起,Loki。我很抱歉。”

一室的人都惊呆了,仙宫的人更是如此。骄傲而不可一世的雷神,居然会道歉。

Loki正愣住哑口无言,Steve说,“谢谢你,Thor。但你不必为我这么做。”

Bucky碰碰身边人的胳膊,“他不是为了你。”

“是的,我不是为了你。”Thor应到,“我是为了被王位毁掉的Loki,被王位毁掉的我,被王位毁掉的我和Loki本可以拥有的关系。”

满厅的人皆默默无言,Loki打破了静默,“救回来也不过百年。他们都是。你所谓的朋友,不过是你生命中的须臾过客。唯有我,Thor,唯有我。唯有我能陪在你五千年的时光里,比肩而立也好,对阵为敌也罢,只有我能近乎永远的出现在你生命中。现在,我要慷慨的施舍给你一个机会,一个永不用再见到我这个讨厌鬼的机会。”

Thor急切地想说什么,Loki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,Thor便安静下来,Loki望着指尖在Thor强壮的手臂流连,接着说,“你可以从此不用再被我欺骗、愚弄、伤害,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?我会永远退出你的生命,不再出现在你面前,不再给你惹麻烦。只要你不要求我救那个眼睛好看的蝼蚁。”

Loki一口饮尽杯中酒,向后躺倒在沙发靠背,“但如果你希望我救你的蝼蚁朋友,你就得永远的被我纠缠折磨,永远伴随着我真心的刻薄和背叛,我会在兴致来时就来破坏你光明美满的生活,用我可爱的恶作剧们让你烦恼、疼痛和难熬,至死方休。”

Loki闭上眼,“哥哥,你可以选了。”

Thor坐到Loki身边,无声地笑了,好一会才说,“我选你。我请求你永远折磨我,Loki。”

旁人的劝阻还没发出,Thor伸手掰过Loki的脸,Loki睁开幽绿的双眼,两人正面相对,互相观察着相处了千年的脸,Thor的手摩挲着Loki的脸,眷恋的说,“随时欢迎你,随时欢迎你再给我一刀,只要你不再离开我。我选你,Loki,我要你。被我抱在怀内无辜纯净的婴儿,对我撒娇耍赖、雷雨夜缩在我被窝的男孩,和我一同读书吃饭学习的少年,陪我出征作战、宁愿替我疼的青年,我要这个陪了我一千年的人,再陪我四千年。我生命里每个时刻都在的人,不能缺席我的将来。缺了你,我的余生太孤独寂寥,想必你也一样。母亲已经离开了我们,我再也不准你离开我。我怕你难过,也怕我寂寞。”

Thor低沉坚决的声音回响在空气中,Loki伸手替他拭去了眼角的水滴,“你选好了?想清楚,互相纠缠,不死不休。”

“互相纠缠,不死不休。”Thor跟着念到。

Loki将手伸到Thor面前,“以吻为缄。”

Thor执起Loki修长的指尖,相触的地方微微发抖,珍重在Loki手背烙下一个吻,Thor温热的嘴唇和呼吸将Loki从手背暖至心房。

Loki抽回手,斜睨着Bucky,“算你命大,Thor竟愿意以余生的自由快乐救你。”

Bucky望了Steve一眼,回答Loki,“他是为他的心。”

——-——

Bucky健康的活在身边,这个事实让Steve满足感激,再无他求。他和Bucky一起生活也一起战斗,总是亲密也偶尔斗嘴。

但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美满,比如Steve原以为每天早上都能吃到Bucky做的煎蛋,但Bucky爱赖床还有起床气,一周能吃到一次就算幸运;约好的周日海滩约会,也因为联合国军事法庭对Bucky的审讯而推迟,但无罪的判定虽不能减少Bucky心头的愧疚,至少也让Steve松了口气;就连准备了三天的复仇者圣诞聚会和大餐,也因为突如其来的全美多地恐怖袭击而泡汤,结束战斗后每个人都累瘫了,恢复精神时圣诞已过去了两天。

圣诞节后的两天,复仇者们聚在一起庆祝和交换礼物,热闹与融洽让Steve非常非常享受并投入其中。

Sam和Bucky在吧台拼酒,Steve时不时投来目光,Bucky就把刘海撩到耳后再以一个微笑作回应。

“Steve变了很多。”Sam说着,他的视线开始模糊,然后意识到这个人也有血清,新陈代谢速度太快,和他斗酒真是挑错人了。

Bucky含着一口酒,挑眉做了个'继续说'的表情。

Sam边晃着脑袋边说,“哈哈哈,你没发现美国队长每天都高兴得跟个孩子一样吗?而且还会说生活中的新发现,说二十一世纪让他多么惊喜。要知道,在你出现之前,不管我们多努力的让他融入现代生活,他都只是假装尝试然后散发出'抱歉,但我不属于这'的悲伤氛围。”

“太好了。”Bucky勾起嘴角,往Steve的方向望过去,Steve正毫无挂碍的开怀大笑。太好了,我能让你安心,让你快乐。

回过头,Sam已经趴到吧台上不省人事。Bucky抡抡左臂单手扛起Sam放到沙发,又给他垫好枕头,拿起毯子盖到他身上。Steve已走了过来,“你们相处的不错?”

Bucky闭上眼往Steve身上靠过去,下巴搁在Steve结实的肩膀,“帅哥你是谁啊?我看到你好看的脑袋周围绕着一圈星星。”

Steve无奈的笑,“Bucky,我知道你喝不醉。”

Bucky两手在Steve背后从肩颈揉到后腰,“你收到很多礼物?喜欢吗?”

Steve也揽紧Bucky,“喜欢,我早就得到最爱的礼物。”

“什么时候拆礼物?”Bucky用浅浅的胡茬摩擦Steve颈侧的细嫩肌肤,又仰起脸含住Steve耳垂轻轻吮吸。Steve倒抽一口凉气,抱起Bucky走回卧室。

回到房间的两人互相啃咬般的疯狂接吻,Bucky将Steve按在房门上,自己向下滑去,跪到Steve双腿之间,饱满柔嫩的红唇微微开启,舌尖快速伸出来舔了舔,然后用牙齿咬下Steve牛仔裤的拉链,还抬头对满脸通红的美国精神代表抛去一个媚眼。Steve望着美好鲜活的勾引着他的Bucky,毫无抵抗力的向后靠在门上,轻揉着Bucky柔软的棕发。

期待的刺激并未马上来到,Steve低头看Bucky为何迟疑,只见Bucky的右手食指抚摸着自己大腿内侧的一片皮肤,那里纹着'Bucky Barnes '的字样,Bucky反复摸着自己的名字,什么也没问,Steve也不解释。两人视线相接,便心意相通、无需多言。我不能阻止你为我付出,那拼尽全力不辜负你就好。

Bucky用舌头将那片皮肤舔湿,然后一路以最下流的方式,舔舐着往Steve最隐秘处去,彻底点燃两个人的热情,将二人带去快感的天堂。

 

天色将明,两个人终于再也没力气,精疲力竭摊成一团,房间内狼藉一片,衣物和陈设散乱在所有平面,各种不明液体也到处都是。

Bucky吃吃笑起来,“真的比战斗还累。”

Steve笑着吻了吻身旁人侧脸,和Bucky参军前那夜的容颜重合,凝成他心头挚爱。而他当时的愿望,有幸实现了。

Steve从床下摸到一瓶水,咕咚咕咚喝了半瓶,又一口一口度给Bucky,喂他喝下去。Bucky迷迷糊糊地喝水,感觉Steve从床头柜摸索出什么,又重新爬到他背上。Bucky趴在床上,Steve趴在Bucky身上,将手掌伸到Bucky面前展开,一对简单的素银戒指躺在Steve手心。

Bucky任由Steve捉过自己的手,在无名指套上指环。指环的大小刚刚好,Bucky对着落地窗的光瞧着套上戒指的右手,看见窗外纯白的初雪缓慢飘落,耳边响起Steve紧张的问话,“好吗?Bucky。”

Bucky将另一枚戒指给Steve套上,仍旧望着无声的雪,想哭又想笑,却没做表情的力气,在温暖的胸膛里,高兴地说,“我愿意。”

-

-

作者说:

谢谢阅读!

谢谢阅读、喜欢这篇文章,给我点赞或投喂回复鼓励我的每一个人!对我来说很重要!

拖了好久非常非常不好意思!

爱你们!爱老冰棍!Hail Stucky!☆*:.。. o(≧▽≦)o .。.:*☆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60 )

© 林尹 | Powered by LOFTER